媒體報道

首頁 arrow-path 最新消息 arrow-path 媒體報道 arrow-path 【天使心月刊】「疫」風下 安老院舍負重前行 arrow-back返回
【天使心月刊】「疫」風下 安老院舍負重前行
31/05/2022

一張輪椅平均重7至8公斤,但所盛載生命的重量,卻是無法量度。第五波疫情下,安老院舍爆發疫情的比例高達98%,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廣蔭頤養院也身陷其中。背負著長輩們的生命,每天過萬宗確診數字的噩耗,院舍內一眾護士、照護人員站在最前線,隨時都有染疫的風險,但卻逆風中砥礪前行,只因珍視每一位長者的生命,都是極重無比。

 

圖︰DSC3951(明陣上的輪椅)

 

第2頁

抗疫最前線 沒有喘息的空間

採訪當天,第五波疫情開始緩和,但廣蔭頤養院的同工仍然非常忙碌。這天他們舉行定期會議,討論每一位長者需要怎樣提供適切的照顧,由早上10時開始,匆匆吃過午飯後又要繼續,直到採訪時才喘一口氣,可想而知疫情期間他們更沒有喘息的空間。

 

「疫情最嚴峻的時候,同工相繼病倒,健康的前線則常常要連續工作12小時。」廣蔭頤養院副院長李佩芳媚媚道來。疫症期間醫療系統崩塌,每一個決定都生命攸關,尤其長者是高風險一族,站在最前線的護理人員自然揹負著沉重壓力,有調查指逾半護老者疫下現中度抑鬱,而李佩芳卻是這場無形戰爭中,負責帶領他們的參謀。「沒有人經歷過這般嚴重的疫情,可以告訴自己怎麼做。當時我每天都要評估醫療系統,護送患病長者到醫院還是留在院舍較適合,又要擔心前線是否可以熬下來,會不會有怨氣,只可以叫自己冷靜。」

 

沉著應戰的關鍵

第五波疫情持續長達100天,每天能夠賜予李佩芳力量的,是《聖經》的話語。「詩篇139篇10節︰『就是在那裏,你的手必引導我,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。』在我無助的時候,我知道上帝的手必引導我,祂會指示我怎樣做。」

 

當時長者胃口不佳,他們立刻開緊急會議,烹調抗疫湯水、不同的開胃菜式,吸引他們進食。為照顧長者的靈性需要,在緊守防疫措施下,他們會以視像方式舉行早禱會和主日崇拜,讓長輩們在大廳或房間中一起敬拜神,把心事交託神。

隨著疫情肆虐,他們更發覺人的有限,但亦因此經歷到禱告的無限。「當時我們成立了家屬禱告鏈,不少家屬與我們一同以禱告守望這個家,這就如無形的保護衣守護著長輩和同工們。」

 

圖︰DSC3969-3954

 

第3頁

確診後的17小時

過去數月,有許多令香港人難過的新聞,長者確診離世,家人未能道別。在安老院舍,同樣要面對說再見的傷逝時刻。Candy的爸爸沈伯伯在2月底感染新型冠狀病毒,要由廣蔭頤養院送到醫院,但當時她等了17小時才有救護車到達。

 

「由下午4時等到早上9時,心情是慌張又擔心。」回想當時坐在院舍的大堂,Candy的眼睛只能緊盯著門口,期望救護車快點來到。「我緊握十字架、聽著詩歌、做深呼吸練習,想起牧者的禱告,在詩篇62篇提醒我們要常存盼望,才能渡過這17小時。」

 

一塊朱古力餅 蘊含愛的重量

當時陪伴她的,還有院舍同工無微不至的關懷。「他們會提供杯麵、餅,還有朱古力餅,我一直珍而重之,它不只是一塊朱古力餅,而是飽含愛和溫暖。」Candy理解當時院舍有一籃子事情要處理,把確診長者送往醫院會更容易,但院舍卻可以彈性處理,即時安排隔離房間予確診長者,令她感到安心。「他們當時都十分忙碌,看到郭姑娘晚上10時離開,第二天早上5時又來到上班。」

 

郭婉蓮姑娘是廣蔭頤養院的註冊護士,疫情嚴峻期間由一更4個同事,剩下只有1、2個同事可以當值。「過往的病症可以預估下一步怎樣做,但疫情來得太快,令人措手不及。」縱然改變不到疫症的來勢洶洶,但在有限的人手下,他們仍然想方設法照顧長者。「看到沈伯伯吃不到東西,我是很『肉赤』,當時會安排溫柔的同事協助他進食,提供A至D餐,讓他有更多選擇。」Candy即時和應︰「當時爸爸胃口不佳,郭姑娘會和我一同構思,煮什麼食物可以令爸爸開胃。遇到什麼問題,護士都會想辦法,為我們提供建議。」

 

沒有遺憾的道別

沈伯伯最終離世,但Candy感激爸爸在院舍的日子。「那段時間我會和爸爸用精油按手,彼此多了身體的接觸,到他在醫院等待安排病床的時候,我可以緊緊握著他的手8個小時。」在最後相處的8小時,縱然默然無聲,但手心的溫暖同樣流淌在父親與女兒的心坎。

 

回憶沈伯伯的離去,郭姑娘語帶哽咽︰「一定捨不得,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,我穿好全副裝備進入隔離區,他向我露出最後的笑容,恍似向我說多謝,又或是再見。」談及與爸爸的臨別時光,Candy眼眶含淚,右手輕輕放在心中。「媽媽臨終前在相片背後寫下『照顧爸爸』,我相信自己已經做到,也做得好。」

 

讓愛延續

Candy最後仍然忙不迭感謝院舍的照顧。「這段時間護理人員確診的機會都很高,他們都會擔心感染家人,但仍然緊守崗位,盡心盡力照顧長者,感受到他們不單是工作,而是帶著一份愛。」在院舍她感受到基督濃濃的愛,也願意把愛流傳,將安撫自己情緒的十架裝飾,送給全院的長者和同工,讓他們都感受到一份平安。

圖︰DSC3971、Candy與爸爸緊握的人、Candy與爸爸合照

圖︰常存盼望的字條 / 常存盼望和十架 CAPTION︰「常存盼望」鼓勵Candy渡過艱難的17小時,她特別寫下來鼓勵自己銘記上帝的話語。

圖︰DSC4046-4048

 

第4頁

復活的身

90歲的陳伯伯是末期癌症病患者,肺部虛弱,去年12月入住院舍。第五波疫情來襲時,陳伯伯女兒Doris心想「疫情避無可避,衝著爸爸而來」。到爸爸真的確診,她唯有深夜11時致電副院長李佩芳。

 

「當時我只想到要怎樣為爸爸醫治,副院長佩芳卻很鎮定,保證院舍會給爸爸足夠氧氣。」兩日後院舍安排了視像診症,令陳伯伯趕及服用新冠口服藥紓緩病情,後來又安排了中醫診療。

 

「我沒想過爸爸入住院舍後身體會好轉得那麼快,更能夠過渡疫情。」而最令Doris驚訝的,是爸爸的心由密封到綻放。「不知道爸爸是否參加了院舍的早禱會和祟拜,學懂了很多我從未聽過的說話。在90歲的生日會中,他主動向我說『我愛你』,更常常甜絲絲地說『我祝你幸福』。」相信這些窩心的說話,都溫暖著Doris女兒的心。

 

以愛守護長者的家

何德賢姑娘是照顧陳伯伯的註冊護士,這段期間她也確診,縱然病情嚴重,但康復後隨即上班,安排陳伯伯接受視像診症。「他調理後得到治療,有特效藥,我自己也很開心。」Doris形容疫情好比《聖經》中的大洪水,而院舍就是守護長者的方舟。「同工們都要承受感染的風險,他們是帶著勇氣去服侍。」

 

非常時期、非常使命,何姑娘沒想像過猶如電影的情節,會發生在自己的工作環境。「有前線擔心會傳染家人而無奈請辭,但當她看到其他同工相繼病倒,他便自動請纓去到染疫的樓層工作,勇敢地堅持下去。」有確診同工體恤戰友疫情的辛勞,於是將鼓勵津貼贈送給對方。他們猶如家人一般,在疫情中並肩扶持。

 

圖︰DSC4033、DSC4042 / DSC4035

 

疫情使安老院舍要負重前行,同時錘鍊出一班前線護理人員的心志。副院長李佩芳︰「在抗疫時期,院舍不只是一個家,更是隔離醫院,護士也不再只是院舍姑娘,要作出關乎生死的專業判斷!」

 

扎根上帝的同在

如此煎熬的四個月,能與長者們共同渡過此難關,院長何婉慧相信全賴同工、家屬、長者們同心祈禱、倚靠上帝的心。「縱然每日感染數字不斷上升,但當我們扎根上帝的同在,信心便不斷提升,經歷到上帝的看顧、醫治、保守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生命的重量,不管年歲、性別、種族,上帝都珍而重之,縱然疫情刮起狂風海嘯,但懷著使命依然可以負重前行。

報道連結︰http://www.media.org.hk/tme_main/index.php/magazine/v193_038-041

Text:Eva Photo:Tidus、由受訪者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