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的誓詞

2024-7-9

不用門當戶對  同是上帝兒女

2024年,因胡師母身體能力下降,定居海外的孩子希望減輕胡牧師的照顧壓力,在等候傭人到職期間,安排了廣蔭家的暫託服務,胡牧師亦陪同太太來到居住。短短一個多月,我們已感受到胡牧師的細心和體貼。「我要等她睡了,我才睡。」他生怕胡師母有什麼需要幫忙。兩人結伴一起進行物理治療、職業治療,胡牧師會輕拍胡師母的手,為她鼓勵、打氣。

 

胡牧師自言和胡師母出生於兩個完全不同的家庭。「我來自窮困的北方農鄉,胡師母出生在較小康的南方都市──香港。」胡師母是庇理羅士中學高材生,曾考進香港大學,雖然要供養家庭沒進大學,但也是當時的知識份子,而胡牧師在國共內戰時逃難到港,起初生活艱難,只是烘麵包皮來充饑。「無論學歷、社會地位、薪金都有一大段距離。」

 

後來胡牧師修讀神學,在宣道會北角堂遇上他一生的愛人。胡牧師笑言「當時的年紀應該要有個家,不能和太多女生傾談。」於是相約當時是幹事的胡師母郊遊,他相信是胡師母那份「愛主愛人的心」才會願意和他結婚。「當時我一窮二白,一無所有,都願意嫁給我,我很感謝她。」
摘自第54期《一趟愛的旅程》